腾讯分分彩 > 创业 >

朋友圈的大众创业:引动25万家庭的“妈妈心

  当微信月活用户数量达10.40亿之时,多数人都乐在其中。抬头望去,不是在群中聊天刷屏,就是翻看朋友圈。普通人把朋友圈当作了消遣,而一位年轻妈妈却从中发现了独到创业机遇,从0到1,短短几年时间就收获了250000家庭的认可。她,就是书香盒子的创始人,张宇红。

  在高梁桥斜街的车库办公室,我们见到了书香盒子的创始人张宇红女士。一头齐肩的短发,眉宇间的温和友善,差点让你觉得这就是邻家的一位年轻妈妈。但当她接听电话、审批文件时,你又能察觉出第一印象并不全面,这是一位大巧若拙的创业者,绝对有料。

  与我们大多数人一样,张宇红起初也是一位打工者。她就业的公司叫用友致远,现更名为致远互联,是一家从事协同办公系统的软件厂商,多年来在中国占据细分市场第一的位置。张宇红最早从客服做起,而后又历经了售前、培训、市场的锻炼,成为中南大区负责人,最后回到总部承接公司战略升级项目直接向老总汇报。张宇红非常感激她的老东家和领导们,说董事长徐石、时任副总的张屹都对她提携指点不少。

  中南大区的人事任命,就是董事长徐石找她单独谈话的。张宇红记得很清楚,徐石总问她,“敢不敢挑起中南大区的担子来?”她的回答更加干脆,“您敢授,我就敢接!”当年中南大区超额完成年度指标,从未做过销售的张宇红完成了任务,也完成了自我营销思维体系的初步构建。

  而副总张屹的一句话,张宇红至今都奉为圭臬,那就是“只有各方都实现共赢的生意才能长久”。

  软件公司的多年锤炼,让张宇红有了广阔的认知和远大的格局。她现在做的书香盒子,硬件占了很大一部分,因要打造儿童阅读的完整生态,还需涉及培训和内容产业。在外人看来,复杂程度着实不小。但张宇红却举重若轻,“软件公司的历练,给了我非常重要的体系化思维方式。用体系化思维来解构新的业务模式,会大幅降低复杂度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书香盒子相当于我的一次降维创业。”

  简单来说,书香盒子就是亲子阅读的产品与一揽子服务。它由硬件儿童阅读书架、妈妈培训、优秀内容输出等一系列产品服务构成,解决的是儿童的阅读能力与心灵成长问题,让每个孩子在0-6岁的成长黄金期爱上阅读,让每个年轻妈妈能借由阅读走进孩子的内心。目前,书香盒子从0-12岁儿童专业阅读书架的基础产品,已迭代到书香妈妈的有声产品,利用线上的书香课堂,引领妈妈们爱上绘本并发现绘本魅力,掌握绘本阅读及选书方法,努力打造儿童阅读与亲子共读的有机生态。张宇红说:“每个妈妈都爱自己的孩子,亲子共读可以让这份爱升级为懂得。”

  “实事求是的说,不可能上来就打造一个生态。我刚开始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做一个给宝宝自己的,可以看书、选书、读书的我的书架。”几年前,张宇红升格为妈妈,从公司辞职,全心全意地照顾宝宝,发现宝宝的“求知力”远远超过大人想象。经常是大人都快读得睡着了,小家伙还两眼汪汪的看着,“妈妈,再来一本。”孩子两岁时,张宇红家中已有1000多册绘本了。但书放在整理箱里,拿取都不方便,孩子也无法主动阅读。

  “盘活库存绘本、可视化展示、发挥孩子的主观能动性。”张宇红动了一个念头,要在客厅里为宝宝打造属于他自己的“私享阅读空间”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现在的家庭公共空间多选在客厅,其实是为成人设计的。客厅里的大书柜,在宝宝的眼中,那就是一面墙壁啊!而沙发茶几电视柜,其实对宝宝是没用的累赘。为了安全起见,孩子玩耍时还是需要呆在能被妈妈看到的公共区域,因此儿童房也不是太合适。

  张宇红开始了对家庭公共空间的“孩子私享化改造”,扔掉沙发茶几电视柜,用儿童书架和地垫搭建出一个“私享阅读空间”。然而,让张宇红吃惊的是,市面上想要找到一款为宝宝量身打造的儿童书架,还真是没有。大人书架太高笨重不安全,且没有展示封面的功能;幼儿园书架的容量太小还占地。说起来,张宇红心目中的儿童书架还真是前无古人。它要求以宝宝的视角和体验去全新设计,“看得见”、“够得着”、“拉不倒”。

  在张宇红绘制的图稿中,宝宝版阅读书架定高65厘米。因为2-6岁孩子,取的是4岁儿童的标准身高作为参考,约103cm-104cm左右,而坐高和身高的比例约60%。因此,按照103.5的身高计算,坐高就是62厘米,加上一点富余的线厘米。

  在张宇红的设计中,儿童阅读书架上有展示层下有收纳层,这是她和新华书店的朋友们聊出来的成果俗话说,读报看题,读书看皮。科学数据显示,只有让图书封面面向孩子,才能最大限度吸引他们的注意力。

  一番市场探寻之后,张宇红放弃了继续查找的想法。“实在不行,我就找厂家定做一个。”于是,她还真找到厂家,人家按图制作没问题,不过,要求起订100个。用厂长的话说,“机器一动都是钱”,少了人家不乐意做啊!做过管理者的张宇红,当机立断,“100个就100个。”

  为宝宝全新定制的儿童阅读书架终于派上了用场,宝宝在家中使用了10多个书架,塑造出了他自己的阅读空间。在高兴的同时,张宇红也发挥出女性精打细算的优点,“剩下的书架也发个朋友圈吧,没准有人要呢?半卖半送还捯饬不出去吗?别浪费社会资源就得!”

  “嘀嘀嘀,嘀嘀嘀”朋友圈的消息撒出去之后,张宇红的手机可就响个不停了。好奇、新鲜加上问候,张宇红的朋友们被她的这个小发明吸引了。“可以啊你!给我来五个啊,我可是大客户,你得请吃饭啊!”,“你怎么想到这个?”,“稳不稳这个东西?生锈吗?”。

  面对朋友们的热情,张宇红和贾玲表演的小品《被冤枉的记忆》一样,不厌其烦开始了循环模式的解释。结果,不仅仅库存全部出清,张宇红还欠下了一大批订单,朋友们一句话就断了她的后路,“第一次能做,就肯定能做第二次,赶紧的,我钱都微信你了啊。”

  后来,张宇红回想起这段朋友圈的奇葩经历时,才猛地明白过来她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关乎孩子和妈妈的空白市场,这正是大学教科书上说的NicheMarket(利基市场),正应了那句话:每个问题的背后,都藏着一个机会。

  被朋友圈“逼上贼船”的张宇红,开始用真正的生意眼光去审视“儿童阅读书架”的内涵。它现在肯定是一个偶然机遇,但它可能成为一门持久的生意吗?历经软件公司多年磨砺的她,开始了全局的思考与观察。没想到,她发现了越来越多的“遗弃宝宝”和“失落妈妈”。

  在社会的反馈中,张宇红了解到,由于快节奏的生活,现在家庭中的小孩子,尤其是在2-6岁之间的,非常缺少妈妈的陪伴,甚至遭受“电子遗弃”。也就是家长实在忙不过来,就丢个电子设备给孩子,手机、Pad、早教机,但一段时间后,家长就会发现弊端所在孩子对电子设备成瘾、对其他活动的兴趣大幅降低、不好沟通、专注力下降这正是亲子关系受影响后引发的一系列育儿问题。而在张宇红看来,坚持亲子阅读的宝宝,在妈妈做家务时完全可以在自己的阅读空间里,自主阅读和玩耍,避免“电子遗弃”的种种弊端。

  而许多年轻的妈妈,也曾尝试亲子阅读,但苦于无人指导,不得其法。比如,有妈妈抱怨,“我家小孩还没有听一分钟,就把书抢过去了,又撕又咬的,我也没辙。”当然,还有一些妈妈对科技时代很困惑,“让孩子看动画到底好不好?我该怎么办?”从整个社会层面观察,不仅“电子遗弃宝宝”随处可见,“失落妈妈”也为数不少。

  实际上,亲子阅读,又可称为“共读”,可以说是优秀家庭的必修功课。美国小儿科学会公布政策,极力主张“父母应避免让两岁以下的孩子看电视”。为什么?因为0-6岁是人脑发育的起步阶段。人脑中有阿法波,与类似催眠效果有关;还有贝塔波,显示意识、理性思考。研究发现,人在阅读时,脑中产生活跃、快速的贝塔波,一旦转为看电视,脑中立刻就产生大量的阿法波。看电视的时间愈长,脑中的阿法波愈强,贝塔波愈弱,脑部活动力大减,人就像被催眠一样,思考力与注意力都下降。而长时间看电视造成脑部活动力大减,对儿童的脑部发育影响甚大。因此,“电子遗弃宝宝”在大脑发育初期看太多电视或Pad,脑部发育将受到不可忽视的负面影响。

  对于“失落妈妈”来说,需要掌握一些基础知识并获得大数据的支撑。例如,有的妈妈认为,读书就要认字,因此,在共读的过程中抱着很强的功利心,恨不得一个字一个字让宝宝掌握。其实,欲速不达。儿童在学前期,其思维形式是具体形象思维,即依赖事物的具体形象或表象及它们的彼此联系来进行思索,而不是依靠对事物的内在本质或关系的理解。简单说,学前期儿童,更适合阅读图画,而不是文字。当然,如果能获得大数据支撑,妈妈们知道哪个年龄段给宝宝选什么样的绘本看,那就能事半功倍了。“书香盒子很重视绘本,我们是在全世界优秀绘本中寻找适合中国孩子阅读的内容。这些绘本的画面极具美学价值,几年的浸染下来,孩子们的审美眼光就会拉开很大差距。”

  张宇红发现,亲子阅读在中国虽然已经不是萌芽阶段,但远远没有达到成熟阶段。这个里面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。因此,她创办了“北京书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”,开始提供书香盒子儿童阅读书架等一系列产品和服务。

  从最初100个儿童阅读书架的定制,到书香盒子的正式推出,再到产品的不断迭代更新,推出妈妈培训、发掘“妈妈故事大王”,进而衍生出全套的内容产业,打造出儿童阅读的健康生态,书香盒子伴随着这个市场在飞速成长。2018年初,书香盒子已经飞入全国25万家庭,影响人群多达百万之巨,是中国当之无愧的儿童阅读生态开拓者与领跑者。然而,张宇红认为,不论公司怎么发展进化,最关键的是一颗“妈妈心”不能变。

  “我们上一辈的父母,会很容易把孩子看成是自己的附属品。但书香盒子从一开始就有着完全不同的哲学观点,我们秉承的是一颗妈妈心。妈妈心就是尊重、信任、懂得,真的把孩子视为一个独立的个体,既呵护其成长,又尊重其个性。”

  “我始终在思考,如何用妈妈心,让孩子爱上阅读。”张宇红认为,“妈妈心”决定了孩子的心理格局。因为阅读给了孩子自我成长的可能性,而自我成长则能对心理格局产生完善与突破的积极影响。书香文化的使命,是打造一个儿童阅读的健康生态,唤醒妈妈心,让正循环从一开始就发生,赋予孩子们无限可能的未来。“

  张宇红和众多妈妈们一样,亲身感知到了共读带来的不一样的好处。“拿Pad放动画,孩子只是单纯的信息接收,很多思考创造是无处表达的,而在阅读的世界里,孩子的大脑是自由的。比如前段时间我和孩子共读了一本书叫《谁的自行车》,作者在里面为各种小动物设计了自行车。土拨鼠的自行车,前有车灯可照亮黑暗的洞穴,后有拖斗可以装挖洞的泥巴。孩子在阅读后大脑飞转,自己给小马设计了一辆自行车,车把上有个麦克风,小马一叫谁都能听见。孩子解释说,这样的设计是考虑小马没有手只有蹄子,按铃铛会不方便。我高度肯定了孩子的创意和想法,并鼓励他不断去完善,我相信,这就是孩子未来创意的基础体验。”

  不少书香盒子的粉丝妈妈们,也收获了各自的惊喜。“买了书香盒子之后,我发现孩子开始主动拿书了!”,“用了书香盒子,孩子一回到家就呆在书架前,玩一会、读一会,阅读成了一件特别自然的事情”,“书香盒子真的挺好的,我现在每天都和孩子一起读书,她可信赖我了,什么时候都和我讲,因为我们是一起学习的小伙伴!”据悉,书香盒子目前已经推出幼儿版、基础班、学生版、增高版多款儿童阅读书架,可涵盖从学龄前宝宝到小学儿童的需要,并且拥有自主专利设计、一体成型工艺、55度安全后倾仰角等独特亮点。

  专家指出,社会的未来,取决于每个家庭的发展。而幼时父母与孩子的亲密沟通和共同阅读,奠定了一个家庭和谐稳定的重要基础;此外,共同阅读也构筑了父母与儿童难能可贵的“共同体验”,因此能够在认知上形成交集,拥有共同话题。这也是“书香盒子”的社会意义所在。

  2018年6月16日,书香盒子发起了声势浩大的“儿童阅读空间普及行动”,要让天底下的每个孩子都拥有自己的阅读空间,让每位妈妈都能轻松享受共读时光,关注书香盒子的微信公众号可免费获得1-6岁共读书单,书香盒子的淘宝、京东店也是惊喜不断、火力全开。或许,在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的全新时代,我们更需要这样的贴近心灵成长的创业激情书香盒子,不仅仅是妈妈创业,不仅仅是儿童阅读领域的一次创新,更关乎到儿童心灵成长和亲子关系的健康发展与生态搭建。

  爱常有,懂难求。愿发端于书香盒子的这颗“妈妈心”,能与全国的妈妈心共鸣共振,形成合力,让每位孩子都有一个私享阅读空间,让每个拥有妈妈心的家庭收获彼此“懂得”的亲子关系。